宅家没事干就炒股!包括美国散户猛下去 真没机构啥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6

财联社(上海,编辑齐林)讯,受COVID-19流行病的影响,美国股市不仅以今年的一轮暴跌结束了十年的牛市,而且迅速反弹,迅速收复失地。在如此大的冲击下,不少机构损失惨重,但数百万散户却勇敢地进入股市,疯狂追逐市场热点。这些新“韭菜”在一些热门股票上的疯狂行为有时会让一些组织“失去控制”。

城堡证券(Citadel Securities)执行服务总监乔梅卡内(Joe Mecane)最近接受采访时表示,自今年年初以来,散户投资者在这场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市场波动中,占美国股市交易量的20%以上,峰值为一个季度,而去年同期仅为10%。

在数据方面,查尔斯施瓦布、互动经纪(Interactive Brokers)和TD Ameritrade等散户今年第一季度新开账户数百万个,同比增长4%,明显高于去年同期1%的增速。新兴零售经纪公司罗宾汉(Robinhood)今年5月透露,自今年年初以来,交易账户数量增加了300万,账户总数增加到1300万。

以下是嘉信理财今年账户数量的变化:

以下是美国四大零售经纪的成交量变化:

美国拥有世界上最成熟的资本市场。在其几十年的发展中,制度化逐渐成为美国股市的一个主要标签。这背后的原因之一是,高交易成本和高交易门槛(最低交易量)阻止了更多散户投资者进入美国股市,他们经常通过公共基金和养老金投资美国股市。然而,这一趋势今年已经改变。

散户化逆流的四大原因

这一趋势演变的原因包括:

首先,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催生了在线经纪人的快速发展,使得电子交易更加普及,交易过程更加简单。美国媒体开玩笑说,越来越多的网上交易者是沙发交易者。

第二,电子贸易(E-trade),查尔斯施瓦布(charles schwab)和新经纪公司罗宾汉(Robinhood)近年来为了提高竞争力,逐渐降低了交易成本,甚至罗宾汉(Robinhood)也推出了零交易佣金服务,这使得容易接受网上交易的年轻一代不再相信机构投资者,更愿意亲自尝试一下。

第三,在疫情的影响下,美国经济岌岌可危。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只能通过“灌溉”来稳定金融市场和拯救美国经济。投资级债券的收益率接近于零,普通人开始寻找收益率更高的投资产品。

第四,尽管数百万美国人失业,但许多人认为危险是有机的,经济衰退通常会带来小牛市。因此,媒体经常看到美国人拿着1200美元政府救济支票冲进股市的例子。

散户疯狂,机构也看不懂

尽管机构投资者的股票市值仍远远超过散户投资者,但散户投资者的高频交易和对活跃股票的集中关注,已使散户投资者在某些股票或行业中的力量扩大了数倍。

有大量的散户投资者,无论是此前对赫兹等破产股票的投机,还是航空股和休闲旅游股的报复性反弹。

赫兹汽车租赁公司曾是美国汽车租赁巨头。受疫情影响,该公司于5月22日申请破产保护。然而,在那之后,大量散户投资者涌入赫兹的股票,目的是押注这家汽车租赁巨头可能会从破产中东山再起。自公司申请破产以来,大量散户投资者的追捧使得该股股价从0.80美元/股的低点被炒至6美元/股。

股票价格投机甚至让赫兹看到了另一种避免破产的方法,即发行股票来偿还债务。6月11日,该公司向法院申请发行2.47亿股新股,并筹集10亿美元偿还——英镑的债务,但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批准了该计划。作为一家已经申请破产的公司,赫兹申请增发股票令人惊讶。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不得不公开发言,质疑赫兹的“首次破产发行”计划,赫兹最终取消了股票融资。

赫兹现象让不少专业组织和专业人士感到奇怪。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(Paul Krugman)当时在《纽约时报》的最新专栏中表示,最近投资者购买赫兹公司股票的现象令人震惊。这反映了自4月——日以来股市的普遍现象。投资者大量购买有财务问题公司的股票,这在不经意间推高了投资风险,使得股市泡沫破灭。

以美国航空公司(AAL)从5月底到6月初的反弹为例。在六个交易日中,美国航空公司的股价从约10美元上涨至约21美元,股价翻了一番。

罗宾汉旗下的数据研究机构罗宾汉追踪(Robintrack)的数据证明,散户投资者也在追逐这只股票。数据主要来自罗宾汉的零售交易数据,绿线代表零售头寸的变化。当美国航空公司股价飙升时,正是零售头寸迅速上升的时候。

散户追逐市场热点

根据罗宾斯卡特的统计,美国散户投资者喜欢持有美国的科技股和一些知名公司的股票,比如福特和通用电气。

以下是散户投资者持有的十大股票:福特、通用电气、美国航空、迪士尼、达美航空、苹果、微软、特斯拉、嘉年华邮轮、Gopro(这是一家极端设备公司,自3月份以来一直在上涨)

最近几个月,散户投资者最关心的前五只股票是特斯拉、柯达和亚马逊,还有两种受欢迎的疫苗股——辉瑞(Pfizer)和莫德纳(Moderna),紧随其后的是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军企业——伟来(Weilai)、微软(Microsoft)和苹果(Apple)。在这些股票中,散户投资者增持头寸的行为相当明显。

最近,柯达,一个衰落的图像巨头,赢得了美国政府的非专利药品贷款协议,以处理COVID-19流行病,柯达将使用7.65亿美元的贷款,以生产基本的药物成分,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定义为全国短缺。在这一消息的刺激下,该公司的股价在两天内上涨了10倍,散户投资者也争相追逐上涨(绿线是散户投资者的仓位)。

以特斯拉为例 散户跑赢机构

以特斯拉为例。自今年年初以来,该公司的股价已上涨2.4倍,使其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汽车公司。除了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穆斯克(Musk)接连发放了两笔奖金(期权获利近40亿美元,成为大赢家)之外,自3月底以来一直买入的散户投资者也获得了大量利润。

然而,特斯拉的崛起给大量卖空机构造成了严重损失。根据卖空数据研究机构卖空者的最新数据,特斯拉仍是美国股市最大的卖空股票,卖空规模达到200亿美元,占流通市值的8.5%。面对特斯拉最近的飙升,据估计空头头寸也在哭无泪,他们别无选择,只能坚持下去。

即使是一些顶级投行的分析师,面对特斯拉这样的牛市,也只能低头认输。被视为特斯拉最大空头头寸的摩根大通(JPMorgan)分析师瑞安布林克曼(Ryan Brinkman)7月初不得不将特斯拉的目标价从每股275美元上调7.3%,至295美元,尽管当时特斯拉的股价接近1400美元,最近接近1800美元。

(原标题:“当流行病的房子没有什么可做的,它将交易股票。”美国散户投资者真的没有机构趣闻。(

(主编:杨斌_NF4368)